看到一个人的遗嘱是:如果我走了,要把我的聊天记录都给一个朋友,训练出一个聊天AI,这样大家就会觉得我还在你们身边~

作为一个AI从业者,技术上来说这个是可行的~只是我们在面对不同的人聊天的时候,会用不一样的词和习惯~所以如果真的要落实,估计只能用主人和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聊天记录训一个AI。AI训练出来后,还要和作为原始数据的那个人聊天,不停地给它反馈说:这里你说错啦,主人不会这么用词,你要改成xxx~一段时间之后,AI就能接近主人的回答方式。

于是我对我男票说,如果我突然走了,你就用我和你的聊天记录训一个AI出来吧,然后你不停纠错,以后就可以一直有我陪伴了~

然而这样的话,最后得出的AI...

 

上一次有这种感觉,是看动画刻意模糊时间的科幻作品《来自新世界》
然而我漫天胡想睡不着的时候,男票问了一个非常深刻的问题:你睡不睡?明天上不上班?开不开例会?
我:睡(。_。)
终究柴米油盐五斗米折腰

不明白那些一个劲地说少年娘则国娘的人什么三观。
不如天鹅湖都不要放了,大家都看红色娘子军。
梁祝和花木兰也不许看了,因为有男不男女不女情节。
自己性别歧视不想着改正,还指责多元开放的文化。

 

失恋的时候,觉得痛苦,这是正常的。把一个人从生活里剥离,总是伤筋动骨。
总有一段时间走不出来,怅然若失,半夜想起流泪。
只是要知道,这样的时候总会过去,熬过去就好了~
靠熬~熬到你终于不再戴橡皮筋的那一天

 

养了5年的长头发,一度长到腰以下。总是习惯在手腕上戴一条橡皮筋,好在吃饭的时候把头发束起来。
拍完毕业照突然冲动去把头发剪短了~非常非常短,完全不能扎起来。
回来收拾行李的时候,计划着要带多少橡皮筋合适,过了好久突然反应过来我已经不需要橡皮筋了。
然而现在一低头发现手腕上还是随时缠着橡皮筋,拿下来不习惯。
觉得这大概也是失恋的感觉吧~

 

从广州深圳来到北京,发现北京CBD里吸烟的女生明显比广州要多。
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是一个好现象。越是开放,发达,性别平等的地方,能够顺从自己的本心,不顾他人目光,感受到比较小的社会舆论压力的女生就越多。

 

1.微博上出现的小学生作文:“如果将我出生的一刻定义为拥有全部的时间的话,时光确实从我手中流逝了;但如果将我死去的那一刻定义为我拥有了自己全部的时间的话,那么,我一直都未曾失去过时间,而是一直在获取时间。”
2.曹畅洲:“在花的眼睛里,这个世界永远都是春天。这便是凋谢的意义。”
3.苏轼:“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,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;自其不变者而观之,则物与我皆无尽也。”
4.庄子:“朝菌不知晦朔,蟪蛄不知春秋。”
相对与绝对,一个永恒的哲学问题~

{ 2018-03-06 /1 }
 

成熟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,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声响,一种不再需要对别人察言观色的从容,一种终于停止向周围申诉求告的大气,一种不理会喧闹的微笑,一种洗刷了偏激的淡漠,一种无需声张的厚实,一种能够看的很远却并不陡峭的高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余秋雨《山居笔记》

{ 2018-02-24 /1 }
 

林朵:

完满恋情中的爱大多同时包含两种成分:


一种是“我见识过你的美好、强大与光芒,因此而爱着你”,


一种是“我看穿了你的不堪、无助与晦暗,却依然爱着你”,


前者常常决定了一段恋情的开始,


后者往往维持了一段恋情的延续。


一个创造幸福,一个治愈苦痛,二者是哪个都不能缺的。

 
1 2 3

© Machine❀✿ | Powered by LOFTER